胡·亂·雜·拼

Appreciate the surprise of LIFE.


Leave a comment

醉言

image

空罐子最響亮。

人,大概都是失去了才來懊悔。明明不喜歡的卻一直重複去做,是因為不年輕的關係嗎?還是對現實的妥協,不再對自己有更高的要求呢?

夜半,獨自喝酒,檢視自己最近的表現,個性似乎越來越矛盾。害怕人群,卻又莫名地在人群中起舞。想找個懂自己的人,卻又不想讓人參與太多關於自己不堪的過去及未來。十來年努力釋放/放下背負的悲傷,卻發現原來只是被暗藏了起來,我從來沒有釋放過。

觸發了,毫無收拾的能力。每天都讓自己麻木,活在謊言的泡沫裡。

離開,是一種逃避嗎?可否讓我漂流至老死?


Leave a comment

無常

兩週內,得知兩位朋友用不同的方式步入生命的終點。凡事都有兩面,生命亦然;可以很堅韌,也可以很脆弱。

鳳姐,是我南院畢業後第一份工作的主管,也被我視為貴人。在看似單純實卻複雜的辦公室內,她暗地裡替我這個少根筋的瓜擋去了不少麻煩事,讓我安然地度過了4個月的快樂都市職場生活。我總愛在她的辦公室裡撒野、玩鬧。離開的一開始,尚且保持聯絡,漸漸地,繼續升學後就失去見面聯絡的機會。我們都默默地在臉書上關注對方,並且如此地相信彼此會過得好好的。後來,臉書上好久沒了她的消息,偶爾我到吉隆坡去集會也沒主動邀約她,直到最近,才從楊白楊老師的臉書,得知她患癌離世的消息。

我,總是後知後覺。得知妳安詳地離開,我也釋懷了。我知道,妳希望大家都過得好好的。謝謝妳出現在我那4個月的職場生活裡,非常感恩遇見你這樣的主管,讓我可以繼續在職場裡保有自我,是我的福氣。

再來,是佩雯。

她是我在南院其中一個好朋友,也是樓友。20日那天臨晨突然跳樓身亡,震驚了所有人。原因,隨著逝者而去。除了悲痛,我們也只能學習接受。個性開朗的她,想必經歷了無數的折磨與煎熬,才選擇走上這條路。自責的是,我們竟然沒人察覺她處於人生的低潮期,陪伴她身邊。

島國媒體的處理方式異常地粗暴,讓人很不舒服。不管逝者選擇什麼方式離開,可否多一份尊重與包容?小南說,每個人的承受能力都不一樣;然,道理與現實仍有距離,生命的逝去,仍是一種惋惜。人生,有一部分是由遺憾堆砌而來。願我們在另一國度相見時,能看見你在天父的身邊,當個快樂天使。


Leave a comment

搖擺

582278_151538161678096_594533381_n

最近的自己,很壓抑。很想找個人傾訴,卻連按手機鍵盤的力氣與勇氣也沒有;想哭出來發洩,卻發現自己累到連哭的力氣也沒有。

人事,讓人不知所措;孩子,讓人搖擺不定;生活,讓人不知就裡。把全副心思放在工作上,然而仍得不到認同,真讓人焦慮。幾天前發生的那件事,讓人人心惶惶。這樣的生活,真的非常不討喜。

是不是妥協接受這樣冰冷的生活,才被視為成熟?


Leave a comment

記·小V

2015-03-03 10.29.35

小V,被診斷是個學習+表達能力緩慢的孩子。

剛開始看到他時,我總以一個局外人的角色觀察他,偶爾會主動問候他、簡單地要他跟著我練習說話。簡單的“你、我、他”,他也不會運用,但他卻是個很懂得察言觀色的小孩。雖然不善於表達,但只要你的嚴厲眼神和他的對上了,他會開始“思考”,自己是否又壞壞了?會開始“乖乖”,靜靜地、慢慢地離開你嚴厲的視線,悄悄地走去排隊、不再跑等。

後來,當了小V的華文班老師,算是帶著他們的班,但總感覺自己工作很累卻投入不到。直到了昨天……

在工作快滿一個月之際,昨天是第一次,我單獨送錯過了和大隊一起上學的小V到學校去。第一次牽他的小手,小小的,卻異常厚實;他嘴裡不斷地重複說,V要去school~握著他的手、感受他手的溫度、看著他無邪的眼神,心情異常激動,是即溫暖也感抱歉的感覺。我不知道,小V的狀況,是否應該送去特殊教育?是家長不願意面對的心理?不否認,他是有“進步”的,在世俗的標準下。但,我常疑惑的是,我們常規的教育真的適合教育他嗎?我們目前的教育的改制,真的讓我們的孩子都得到一個公平、能引起孩子學習興趣的環境嗎?

那天同學說,小V cut line,我小小地罰了他站5分鐘;後來他每次看到我,就說小V沒有cut line。就算我以各種方式肯定他記得不可cut line,但卻讓我不禁反思,我對他的處罰,對了嗎?可以看出他心裡也渴望被認同,但常在眾目睽睽之下,我卻不能過於包容他的錯誤。也,常常被小V氣得軋軋跳,冷靜下來後又對自己缺乏耐心自責。

小V那牽得牢牢的厚實小手給予的餘溫,是一種穩定、信賴、堅韌等正面力量。我,不知道在這條學習的道路上,可以陪他走多久,但我祈願我能有力量守護他。

小V,請加油!


Leave a comment

乙未年·法脈聚餐

20150228090215

老闆&老闆娘的廚藝日漸精湛;榮,成為今年的三廚,那傢伙的刀工,果然讓我們這些女生有些自嘆不如;我也樂得當個閒人,繼續和弘弘、大大玩鬧。其餘的,有一句沒一句地聊。

有些事,該來的躲不過,也逃避不了多久。沉寂得再久,也終究必須面對“馬新之間工作、合約”等一系列的關心。有些話點到為止就好,有些事一笑而過就好,謝謝這些年培養起來的溫暖與貼心。

願我們,在人生的路上跌跌撞撞後,仍對世界保有初衷與赤子之心。

記·14年的生活營的友情。


Leave a comment

一直勇敢

到了上飛機的前夕,我仍在搖擺不定。為了部戲劇而再度到島國,怎麼看還是不是太理智的事。然而,『出走』的想法一直浮現在腦海裡。幼兒園的工作雖有很多問題,也接受不到自己的工作表現,但因為那些寶寶,我每天都感到快樂,也不想輕易地為了更多的金錢而離開。

後來,因為有了另一個或許更適合的工作機會,雇主讓我覺得她算蠻有誠意的,決定試試。說實在,對寶寶們不辭而別,其實覺得挺不好的,但我確實也不知該怎麼處理與用怎樣的心態面對他們。他們剛熟悉我,我卻離開了。若干年後,他們的記憶裡,會有那麼一段『老師不辭而別』的記憶嗎?

那天回去交代工作,看到他們熱情地叫我,感覺是喜悅且複雜的,特別是看到峻山那個小瓜。外表看似堅強,但他其實強忍著內心的難過。他的眼神讓我難過。我,是否太自私了?每天晨讀,比起其他的小孩,他總特別粘我,在我們倆獨處的時候,他也總是特別乖巧地表現。他總會把老師的話,放在心上,然後悄悄地改善自己行為。他,渴望愛,我看得出。同事說,家樂是我的寶貝,那峻山是我的心肝。因為知道他的家庭狀況,所以從一開始就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要陷入『同情』的情感裡,孩子不需要那。

峻山,希望你堅強,一切安好,且勇於開創自己的人生。

—————————————————————————————————————————

2015-02-08 23.20.31南在觀賞『偽君子』那天,拿了張賀年卡給我。歸家的途中,拆開,卻被『一直勇敢』觸動了心的最深處。感覺,南一直都那麼誤以為,在生活的道路上,我都如此勇敢。其實並不。我缺乏的,是勇氣;大概因為家庭緣故,所以一路逼著自己勇敢,就算心裡多麼渴望有個人可以依賴,但在成長的記憶裡,有個陰影比渴望巨大,所以最後只能選擇繼續逼著自己勇敢。

旅行的時候總不能隨心所欲,也總是在生活碰到了瓶頸才想要出走。

謝謝南。和他變得熟悉,是我的福氣;陪我任性陪我癲、言語舉動總會不自覺地啟發我,大概唯一不喜歡的是,他過於為了別人而把自己弄得很累。大概是我太自我,所以後來我選擇回到獨來獨往的生活方式,也不想成為他疲憊的其中一個原因。也,不想像個媽媽似的管太多。森林說過,他有才卻不恃寵生嬌、人緣也很好;我嗯了聲,接著說不像我拽到爆,到處得罪人。森林大笑問,你在爭寵嗎?

後來談話怎麼結束我倒忘了,記憶也只剩下我人生第一次駕長途車返家。

×××××××××××××××××××××××××××××××××××××××××××××××××××××××××××××××××

2015-02-09 16.57.17

雖然很早之前南說,買了本綺貞的新書要送我,我並沒特別興奮。原因很簡單,我雖然喜歡,有陣子很常提起張懸、陳綺貞等創作型才女,但並不會過於沉迷。這大概是興趣很廣的傢伙的不專業唄。拿到了書,仍沒有第一時間打開閱讀,倒是到了機場,心方能靜下來想閱讀。

太久沒如此好好閱讀。

謝謝南,送了本書給我,讓我能再度投入書的世界裡,哪怕只是一小段時間。

願你一切安好。


Leave a comment

回不去

2015-01-10 17.44.24

有些人、有些事,在悠長的歲月裡,有一天你會突然驚醒、看清。

那一天,我們重遇卻沒像以往般聊天。感覺,彼此不一樣了。我,長大;你,老去,我們不再像以往般要好。彼此對事情的看法差異頗大,卻不曾交流。你、我,都是個固執的人吧?我們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到事情的不同面;我嘗試要和你對話,以讓自己更能從你的角度來理解事情,換來的,卻是你的委婉的拒絕。

近年來,我總會想起幾年前對你的承諾,發呆;漸漸地,有種『回不去』的感覺,更實踐不到對你的承諾。你談及你的理想,我總是笑而不語,很多次,我差點兒衝口而出,你並沒有嘗試理解我、並不知道我要的是什麼。你,始終那麼認為,讀文科的人,特別喜歡自尋煩惱。

最後的最後,我選擇沉默不語,對於你所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