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亂·雜·拼

Appreciate the surprise of LIFE.

>示威游行是我国的文化

Leave a comment

>【培根说法/杨培根专栏】最近,70个团体所组成的“干凈与公平选举联盟”(Bersih,净选盟),号召人民参加10万人大游行,以便提呈备忘录给国家元首。净选盟由67个公民社会组织和三个在野党所组成,结果四万人参与了这项我国有史以來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但是,官方报道竟把人数缩成一万人。早些时候,甚至说成只有四千人或四百人。
針对这大规模游行示威事件,首相阿都拉说,游行示威不是我国的文化。首相说:“这不是马来西亚的生活方式。我国是个民主国家,而这样的集会为我国所不容。”他还说,示威游行不是促进改革的办法。

根据2007年11月12日英文报章《太阳报》(theSun)报道,首相说:“我希望人民能理解,这类‘街头民主’不是促进改革的办法,而人民不接受这种举措。人民愿意以和平方式进行改革。”

显然,首相指的就是在星期六前往元相皇宫的数万人大?行。这次大游行,是为了要求改革目前不合理的选举制度,希望我国能建立起一个清廉公平的选举制度,以取代现有的诸多弊病的选举制度。

青年工作者法米惹扎(Fahmi Reza)为我国民主事业作了贡献,他收集了资料和照片证明:和平请愿和示威游行,是我国早已形成的文化。上世纪40年代末,马來人为了反对“马來亚联邦计划”,爭取国家独立所进行的斗爭,恰好证明了这一点。

旧报纸堆另有乾坤

法米从旧报纸堆中挖掘出一些相关的历史事迹,发觉各种语文旧报纸所作的报道显示,马來人为了爭取国家独立,和英殖民政府展开斗爭,曾经毅然地集体走上街头,举行大规模的游行示威。
1946年21月10-16日,《马來亚报章摘要》第16期(英文),连续记载了马來人抗议示威游行的新闻。下面摘录其中一部分的记载:

“马來人抗议示威游行――1946年2月9日,报章MAJLIS报道说,有三万六千名吉兰丹州马來人举行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以反对’马來亚联邦计划’。马來人把这个计划的白皮书形容为‘英国人在马來亚投下的一颗原子弹’。”

同一天,另一份报章《人民呼声》(SERUAN RAKYAT)报道说,参与游行的人数不只三万多,而多达六万五千人。示威者手举标语,标语用英文和马來文书写,內容有:“英国政府不守信用”、“我们还能相信英国政府吗?”、“马來人要在这世界上生存下去”、“还我权利”、“我们要公平”、“我们要和平,但我们的权利不许被剥夺”等口号。

这份报章发表了吉兰丹州政府部门的马來官员所签署的一份“宣誓书”,他们共同宣誓:如果抗议行动失败,他们將集体宣布辞职。过后,他们將把大部分精力花在捍卫国家尊严,保卫祖国的事业上。

1946年2月7日,华文《民声报》评论这次示威游行,指出:吉兰丹州的马来族正点燃起民族主义的火把,表示强烈反对白皮书。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们甚至准备展开一场罢工行动。

另一方面,为数两千名的吉打州马來人,等待着侯恩將军(Major General)蒞临亚罗士打;他们手拿标语,高喊口号“表示反对马來亚联邦计划”。

1947年9月22日,《海峽时报》也报道了一则新加坡举行群众大会的事件;这则新闻报道说,昨天在新加坡花拉公园参加群众大会的部分听众表示支持“全马联合行动理事会-人民力量中心”(即马來亚各民族大联盟)所草擬的宪制建议。(资料來源:M Thambirajah著:《马來西亚历史教科书》第三册,1979联邦出版社出版)

《巫统斗争史》也记载示威游行

法米还寻获了一些珍贵的历史照片,显示当时示威游行的情景。在这张历史性的相片中,有一副以爪夷文书写的标语:“皇族和人民必须团结起來”这个标语还注明出处是:巫统吉隆坡文良港支部。

法米的文章还引述了《巫统斗爭史》一书中的一些章节。这本《巫统斗爭史》的作者是依布拉欣玛目(Ibrahim Mahmood),他是巫统发起人之一;1946年5月11日,他还在《巫统创党宣言》中签了字。

以下是从《巫统斗爭史》摘录下來的一些文字:

“两名英国国会议员Capt. Gammons与Lt. Col.Rees Williams到访――1946年5月间,两名英国工党国会议员,即Capt. Gammons与Lt. Col.Rees Williams应巫统之邀到访马來亚,目的是为了观察马來族群起反对‘马來亚联邦计划’的真实情況。当时,他们到访过全马,每一个州的马來人都倾巢而出,参加示威游行和召开群众大会。各州采用的表达方式因地而异。
柔佛州――这两名英国工党国会议员到访的第一站是新山。数万人集合在新山皇宫大庭前(以照片为证),表示抗议,“马來皇族和人民的灵魂与身驱被强行分离”。

吡叻州――1946年5月28日,这两名英国国会议员抵达江沙(Kuala Kangsar)。在这城鎮,马來人举行了一次最大规模的群众大会。群众大会是在市区的大草场举行的。出席群众大会的马來人來自吡叻州各地,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参加群众大会的人数多达数万人。”

国会议员理直气壯的言论

我国当今的国会议员哈雅蒂(Dr Hayati Othman)认为,我国爭取独立的斗爭,是从当年独立斗士发动一连串的示威游行开始的。

首相认为,人民和平集会并不是马來西亚的文化。这名国会议员反驳了首相阿都拉不符合历史事实的言论,并对这不符合历史事实的讲话表示遗憾。

他指出,历史清楚表明,早期的巫统领导层自己发动示威游行,反对英殖民主义者;最好的例子就是:在巫统领导下,马來人反对“马來亚联邦计划”的事件。

巫统主席翁嘉化领导示威游行
在这反对“马來亚联邦计划”事件中,翁嘉化(Dato’ Onn Jaffar)以身作则,帶头领导示威游行,反对这项不符合人民利益的计划。翁嘉化是巫统发起人之一,同时,还是第一任巫统主席呢!

当时,为了配合其他斗爭方式,策划举行了一连串示威游行,以反对“马來亚联邦计划”。这项正确行动,有助于舖平往后走向国家独立的道路。
翁嘉化当时在领导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街头示威游行中,扮演着重要角色。首相是不是在否定这个历史事实?

其实,不持有武噐的和平示威游行,是我国宪法保障下的基本自由权利之一。这是我国人民应享有的基本人权。和平示威游行也是《联合国人权宣言》所阐明的的基本人权。任何人都不容许剥夺这项全世界人民所公认的基本人权。

杨培根是资深律师,执业37年,著有《法律常识》系列丛书18册。

source :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5394

如果连律师都那么说,那么那些没有法律知识的当官的,还有话说吗?有时候,我们百姓需要的是专业人士给于我们专业的知识灌输,而并非只是在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来找吃!取之社会,用之社会,虽然念专业知识的费用不一定是取之社会,但无论如何还是要学习回馈社会。

Advertisements

Author: wei

從新村到島國,感覺就是如此格格不入。 到了島國以後,漸漸地深信文字能救贖,所以也如與水相剋般宿命,斷斷續續地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