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亂·雜·拼

Appreciate the surprise of LIFE.

>2008年10月21日(星期二),凌晨12时45分

1 Comment

>

20081021日(星期二),凌晨1245



昨天,把要给老师、琴、葱头和绍的蛋糕拿给了葱头。刚刚不久,得知自己第一次做的咖啡优乳芝士蛋糕不知何故融化了一半,我无法想象,但应该很恶心。前天一直在赶工做那三个蛋糕的时候,一直担心不成功。连那个自己预料会失败的也好不容易在晚上11时余成功烘起,我一度以为自己真的成功了。那三个特意做的蛋糕成功了,我真得很高兴、很兴奋。生活、工作,已经把我折磨得不成人形,好不容易烘蛋糕成功了,间接中自己肯定了自己并非一无是处的人。



从找食谱—-〉买材料—-〉开始着手做蛋糕—-〉看着蛋糕成型—-〉蛋糕还见得人,我真的认为,或许不一定如外面所售卖那么好吃,但至少还可以见人。但,原来,我做的,还不够完美、不够圆满。之前一个星期,不断实验、练习,做失败了无数个蛋糕,不断给爸爸责骂经济那么坏,还那么浪费金钱……但我仍然不肯放弃,因为我一直相信,Di Mana Ada Kemajuan, Di Situ Ada Kejayaan、不肯轻易放弃,不想让人觉得我就是三分钟热忱。更重要的是,台湾升学失败了以后,我好不容易重新找到一个寄托,可以不让我去想我升学失败的事情,专注在现实的生活,不去胡思乱想、不让自己沉溺在悲伤的情绪,颓废下去,无心生活……让大家担心。



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想着想着……我忽然哭了。失控地哭了……无法制止自己的情绪,所有的悲伤、挫折……一次过,所有悲伤、五味杂成的情绪,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工作上,全涌了出来。我无法,无法认同自己的失败。



无法认同自己花了家里那么多钱,为何挤不进台湾大学?自己的成绩明明就不差,为何总是缺乏幸运之神的眷顾?无法认同自己明明就不甚喜欢那些工作,为何还要自己为了钱、报恩而持续那份工作?无法认同自己明明就已经失去自己的人生目标,为何还要装做自己还很坚强地为自己的“目标”而奋斗、努力?无法认同自己为何付出了大量的精神与金钱去自学烘培,还是把事情做不好?一分耕耘,真的是一份收获吗?我不是没有能力,也不是差,更没有太大的态度问题,为何?为何自己付出努力一步一步地走向自己的目标、理想,但偏偏理想、目标却越走越远?



我也不想悲观地生活,更不喜欢对生活上的不如意埋怨、自怨自艾,但为何老天总爱折磨我?为何我的遭遇总比一般人来得多?来得难?别人甚至可以不劳而获,而我就必须付出很大的代价也不一定得到自己想要的?老天爷,你真的有眼吗?你真的公平吗?因果报应,不是不报,只是时间上的问题,真的如此吗?



这件事情上,我处理得不够好。



一、 我事先没有询问老师是否愿意,也没有知会老师,结果搞到葱头打给老师请他去她家拿蛋糕的时候,才知道老师出差到日本。除了让老师造成困扰,更重要的是,让葱头无缘无故浪费那么多钱拨电至日本。而做给老师的蛋糕,因为冰箱的位置有限,而停留在室温太久而融化了。或许,这就是注定的。老师既不在本地,做给他的蛋糕也报销了。



二、 那几个蛋糕,我应该多花多一些时间做多几次,确定自己做出来的蛋糕,是圆满,也是完美的,才送给他们。是我被工作上的疲惫而把自己对自己的要求降低,随便做个不够好的蛋糕给他们。是我随便、也是我懒散所导致今天的局面。



三、 我应该学怎么去葱头的家,然后把蛋糕直接送过去,那么,蛋糕就不用因为逗留在室外那么久而报销、变得不好吃。



有时,我在想,这三个蛋糕,其实都是我一厢情愿要做给他们,原本是要给他们惊喜,现在反倒惊喜给不成,还给他们添了那么多麻烦!失败,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抱歉!对老师、琴、葱头和绍,我真的觉得很对不起。如果不是我设想不够周到、不够细心、不够体贴,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们就应该会拥有一个更快乐、更愉悦、更完美的庆生。



或许,我真的没什么天赋,对于烘培、念书和工作。有时候,有些东西是不是不应该那么坚持?自己的坚持、执著,可能害了身边的人跟着我一样地受苦,何苦呢?我是不是应该放弃?放弃自己所坚持的、放弃自己所坚信的信念等等。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不喜欢管理那个书库,因为我觉得我无法胜任,也无法兼顾那么多工作量,更重要的是,那个书库让我心生厌恶。书库的工作量怎么做都做不完,好不容易做好的东西,一句不好意思就需要重新做过。同样的东西,做了几个月都做不完。别人不要做的,就给我去做,难道一句你有能力就可以为所欲为?赶不到老板要的、达不到老板要的、出那些老板不要的东西,你以为我想的吗?我自己都无法认同我自己的工作表现,更无法认同自己的工作成绩,但你们有人知道吗?我不喜欢你们给予的安慰或者借口,每当你们给自己或我的表现而给予的话语、安慰,有时候让我很厌恶,你们知道吗?我不喜欢那样,有很多很多东西我不喜欢!我不喜欢你们前言不对后语,我不喜欢你们擅作主张、毫无商量的余地命令我做事!我不喜欢你们对很多事情的理所当然,认为我应该付出任何东西!我更不喜欢,对于自己不喜欢的工作,我只能以沉默来接受这一切!不在其位,不知其事,不如其意,不妨其离。



我有太多无形的压力,别人给的、自己给的,任何形式的压力,都让我喘不过气来。如果可以选择,我只打算去个陌生的环境,把自己藏起来,永远。任何熟人,都不想面对。既不面对,就不用“敷衍”。有时候自己想报恩,但事实未必如自己所愿、所计划般,更不是自己能力所能及。或許,很多時候,我并沒有自己想象中或預料中那么好。



很多东西,已经用言语表达不出,就算今天任何人问,我也已经不会去说。沉默,是我用来面对任何事情的方式,就如当初和你承诺般。



当辞职的念头一开始出现,我应该明白,我不会逗留太久了,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威力

笔于20081021日星期二,凌晨205



隨性地想,隨性地走

Advertisements

Author: wei

從新村到島國,感覺就是如此格格不入。 到了島國以後,漸漸地深信文字能救贖,所以也如與水相剋般宿命,斷斷續續地寫。

One thought on “>2008年10月21日(星期二),凌晨12时45分

  1. >hello只是透過這跟你say h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