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亂·雜·拼

Appreciate the surprise of LIFE.

>无题

2 Comments

>有时候在想,自己是否真的适合这份工作?
很多时候,我是喜欢这份工作、热爱这份工作,但往往事与愿违。
整个学校的制度朝夕林改、纪律松懈、学生态度糟糕等等。
不管任何一方有什么事情,一样事情可以肯定的,就是都是我们这些中间人——老师、班导师当“先锋”。

像我带的班,是全校聚集了纪律、成绩和态度都是最“好”的一班。
结果呢?我这个所谓做“老师”的,明明就已经被他们气到半死,还要对那些“大哥”“大姐”低声下气。
遇到固执、不可理喻的“大哥们”“大姐们”,我还要想尽办法和他们“说道理”。嘴巴说不上来,就要用写的,只求那些大哥大姐一时新奇,怜悯一下我这个班导师,瞄一下我用了半个小时写的信,给我这个小老师一丁点的面子。
这辈子,最卑微的一个时候,我想只有这一次。

我有时候根本不觉得自己是位老师,而是一个廉价的佣人。他们不交功课,我要一个一个哄、逼;他们没有专心上课,我还要轻声细语地“请”他们上课;他们打瞌睡,我还要负责叫醒他们。到后来,得到的一个结论是,千错万错都是老师的错。
教书以后,没有了自己的坚持、原则和自己的尊严。
偶尔遇到一些“资深老师”,就会说要慢慢教、不能对他们太硬、他们还小,问题是,如果今天他们不用遵守校规、不用考试,我当然可以慢慢教。一群14、15岁的小孩,智商、行为举止犹如10岁的小孩,我还要给他们多少次机会?给出的机会,付诸于东海。

聪涵对我说过,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韩愈说。这三样,我还做得不够,也做得不好,这我承认。
没有专业的训练,没有实际的经验,更没有适当地调试心情。
结果,满心伤痕累累。付出的感情,换来的,是一场接着一场的骗局与谎言。
原来,我是如此地天真。

一而再,再而三,结果我现在干脆只想等待进入大学。
这班瓜,在我临走前,我能做的,我就做;能讲的,我就讲;能救的,我就救;不能的,则仰不愧于天地。

我執,故我在

Advertisements

Author: wei

從新村到島國,感覺就是如此格格不入。 到了島國以後,漸漸地深信文字能救贖,所以也如與水相剋般宿命,斷斷續續地寫。

2 thoughts on “>无题

  1. >没有适不适合的工作,只有喜不喜欢的工作面对不喜欢的工作,我们只有尽力而为~

  2. >与其说不喜欢,不如说无力招架每天所面对的问题。haiz…..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