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亂·雜·拼

Appreciate the surprise of LIFE.

>来自越南的明信片

Leave a comment

>

依稀记得,我小学的时候就很喜欢写信。第一封写的信,是给三年级被调回家乡的级任,内容是我们在送别会上拍的照片曝光了,没照片寄给他。但不知为何,他总是没回信给我。这点让我至今仍觉得难过。一直都会在想,他当初是不是真的生气我了?其实,我也一直很想找回这个老师。

那时候开始,我发现自己很喜欢写信,但就是没朋友和我通信。也试过交笔友,但都没办法维持。中学的时候,遇到一个好朋友,因为他比我高几班,所以我们的友谊、交流都是用电话和信件来维持。那时候虽然很多流言蜚语,但不知怎么,我很享受写信的过程。那段时间也是我叛逆期中的低落期,幸好认识了他这个好朋友。渐渐地,他继续升学,我们就没再通信了。也,随着科技的发达,我们很多时候是靠电邮来联络。

慢慢地,写信的日子距离我越来越远。

今天收到聪涵这封明信片,虽然一开始是自己要求的,但也觉得异常兴奋与期待。也不懂是不是被【海角七号】感动了的关系,我变得很喜欢收明信片。这是我第一张收到的明信片,感觉是如此感动。简单的几个字,却让我质疑这是不是一场梦?

而我也意识到,自己从小到大最不舍得丢的东西,都是和文字有关的。每一年和朋友互相交换的贺年片、和朋友通信的信件、朋友加油的字条等等,只要有别人亲手写上的文字,我都格外珍惜,不舍得丢弃。仿佛文字是有感情、有情绪的,就如人一样。

感恩聪涵让我重拾成长岁月中的感动与珍惜。

我執,故我在

Advertisements

Author: wei

從新村到島國,感覺就是如此格格不入。 到了島國以後,漸漸地深信文字能救贖,所以也如與水相剋般宿命,斷斷續續地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