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亂·雜·拼

Appreciate the surprise of LIFE.

>這是我家——班達馬蘭新村【修改版】

Leave a comment

>

這是我成長的地方,也是我老家。在我的記憶中,它就一直伴隨我成長。不管開心或難過,它都一直默默地守護著我們的成長、實實在在地見證大家的生老病死,是歷史的見證人。它是英殖民時代遺留下來的產物,是孕育我們成長的土地。那片土地上,黑白兩道、形形色色的人都有。如果說茨場街是人龍混雜的地方,這裡絕不亞於茨場街的複雜。但在這裡,大家還是住得很安心。大家都會抱持一種心態,就是不隨便欺負同一個村的人。
 
這裡沒有土地規劃,一切都遵照祖先南來開發的時候慢慢發展開來而就這樣居住了幾代。我們家到了我們這一代,已經是第三代了。大部分居住在這裡的都是小康或者貧困人家,只有少數比較富有的。但大家還是安居樂業地生活著,不管什麼族群,大家都一直相安無事地生活。彼此間的關係雖說不上親密,但還是抱持禮尚往來、偶爾的噓寒問暖。這個家,雖然住的是板屋,小時候常要擔心火災外,我一直很開心地在這片土地成長。故事書是我到了小學,老師帶我們上圖書館看書時才看得;洋娃娃也是到我將近小學的時候才有的。掉進超大溝渠、抓毛毛蟲、玩抓迷藏、騎腳車到處趴趴走才是我的童年。
 
在我記憶中,大致從二年級開始,就不斷地聽到大人說,很快地就要搬家了。小時候聽到這樣的消息,真的很開心,因為小孩對於新的東西總是充滿期待。這樣的話,聽了將近15年,到了最近這幾年親眼看到附近的屋子被拆除,那種感受卻是難過的。從一開始的每年更換地契、到後來聽到的國陣在大選贏了就會給我們永久地契【這是我印像中的模糊記憶,大意大致如此】等等,大人盼望的是一個安定的家,堂堂正正當這塊土地的主人。但然而左一個十年,右一個十年,阿公也從盼望走到了棺材裡,結果地契一樣沒拿到。
 
因為國陣政府的不守信用、不為人民著想,同時默許發展商用骯髒手段取得土地。怎麼樣的骯髒手段?我印像中的,趁白天大家都外出工作的時候,割水割電,家裡沒人的乾脆拿鐵鍊把門鎖上,然後就是逼到人民無可奈何,漏夜搬走,投靠親戚。這個我印像很深刻,因為我們家的工人其中一個就是受害者,還有媽媽的朋友等。後來所謂“賠償”給那一區的居民的廉價租屋,真的廉價到大家都想搬走。前幾個月回家的時候,還繞到那一帶去看,外勞一大堆,偷竊等民生問題不斷,只要家裡還有點能力的,大家都會想搬出。有一部分拿到12樓的,也不懂是租屋還是公寓,也是一堆問題。幸好當初爸爸他們沒答應要那12樓,不然真的虧本死了,住得不安心,又肯定賣不出。結果剩下我們幾戶不死心,還有一些有工廠的住家【我家】和一些不滿國陣候選人,就在308大選的時候,投了給那個競選口號“有求必應”的劉天球,結果人如其名,他的諾言就如球般彈跳不定。大家一直希望有個人來幫忙解決問題,畢竟在這塊土地住了幾代人,並非獅子開大口,而是想要有個合理的賠償。聽爸爸說,他們幫忙找讓我們這些有工廠的家庭搬的地方,不是地點太偏僻,就是地方太小。幾次談判都沒有結果,而且對方的態度一直很差。在這件事情上,我一直認為是他們不能夠體恤我們。這片土地上的每戶人家不是一開始建築就是大房子,而是這個時候賺了一點錢,就把屋子修得好一點,明天有了這筆錢,孩子也開始長大了,就把屋子擴張一點。屋子的面積是慢慢累積的、擴張的,有些家庭沒什麼錢,就靠自己和幾個朋友的雙手,自己“馬死落地走”【廣東話】想辦法把屋子做好一點。
 
當你親眼目睹一起長大的朋友不斷地搬離,附近的屋子不斷地被拆除,那是什麼感受?當你看到本是一片欣欣向榮發展中的新村在一夜之間變成荒涼無人,那是什麼感覺?若沒有經歷同樣的事情,根本難以理解是什麼的感受。如果說村民貪得無厭,其實是村民在爭取的就是自己幾代人把芭開拓成今天的黃金地帶的權益。辛辛苦苦建立的在神手一揮,便毀於一旦。誰會甘心?畢竟大家都只是凡人,摧毀的不只是家園,還包括過去幾代的共同回憶與即將隨著摧毀而被人遺忘的民間歷史。零板屋計劃,真的沒有檢討的必要嗎?零板屋計劃成功後,那就意味什麼?代表馬來西亞就可以因此晉身國際舞台上嗎?為什麼沒有人要認真考慮實行為新村實行重新規劃,賦予另外的生命力?新村是歷史的痕跡,也是教育我們下一代的活生生歷史教材。正當我們不斷地要求官方正視民間歷史的時候,為何在這班達馬蘭新村的被迫搬遷的事件中,我們卻沒看到任何華社的聲援或者協助?

可否知道,每一塊板、每一根釘,都有阿公、爸爸他們的血汗?可否知道腳下所踏之處,都有我們共同的回憶?

今年新年納吉來過我家鄉,但卻不是去視察那些被拆除的地方,而是去他的支持者的家。這是他的“寵臣”王賽芝日夜忙碌、消瘦的精心安排的。我以為,那粒球——劉天球先生會幫我們爭取,但原來也只是一場空。如果人生本來就是一場空,那麼在追求空的過程中,也是一種慾望?

看到獨立新聞裡,劉天球轟是村民貪得無厭。哼,人本來就離不開慾望,但是劉天球,你憑什麼那麼說?家不是你的,你可以把責任推得一干二淨,但憑什麼說村民貪得無厭?我無法否認或許當中確實裡面有這樣的人,但對於那些要求合理的賠償的人呢?!那未免是欺人太甚?!我懷疑你根本沒誠意要解決問題,你是個官員,你今天能當上雪州行政助理、能在大選中勝出全憑班達馬蘭新村的人想要改變和你的對手太爛而中選,並非因為你有過人的表現。然而你今天辜負了村民的期盼與交託,還厚臉皮地轟村民貪得無厭。作為一個政治領袖,當你沒有“同理心”去對待曾經支持你的選民,“用心”處理人民所交託,那麼不管你被你的黨派到哪一個選區,最終的結果都會是一樣。政治領袖有沒有在做事,人民是知道的。班達馬蘭新村的人民雖然受教育不高,但不至於是白痴,可以隨便唬弄過去。
 
既然劉天球本身自己不知道,那麼就讓劉天球的口中的“黨”知道,當初劉天球能中選全是因為他的對手太爛,並非他很好。不管下屆大選他有沒有在班達馬蘭新村上陣,都注定他會繼續輸下去。別讓所謂這個所謂“國王的人馬”成了害群之馬,當引起民怨,人民的理智是有待考驗的。
 
有誰喜歡在高空烈日下、沒有一天的收入之下到國會去示威、找大臣、部長幫忙?有誰喜歡有舒服的屋子不居住,而要住在那破爛、民生問題一堆的家、地區裡?

我執,故我在

Advertisements

Author: wei

從新村到島國,感覺就是如此格格不入。 到了島國以後,漸漸地深信文字能救贖,所以也如與水相剋般宿命,斷斷續續地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