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亂·雜·拼

Appreciate the surprise of LIFE.

“年十四,燈佑蘇丹街”

Leave a comment

2012年5月2日 晴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比預期的時間遲了一些,匆匆忙忙地起身趕往新山搭巴士北上吉隆坡。

打從知道這個活動開始,我本抱持旁觀者的心態去看待事情的發展。後來,隨著管啟源發動來參與的消息,我就想說,死就死,就當作去見識。其實心裡有些害怕,雖然我很支持示威、抗議活動,但這畢竟是我第一次參與這樣的活動。我不斷地問自己:“為何去?真的確定要去嗎?參與了以後真的能改變事情的發展嗎?”這樣的問題,我每天問自己不下十回,是的,我為自己找了一個又一個“充足”的理由,例如:這些事很可能只是一些有心人的炒作,以抬高賠償金、蘇丹街根本發展不起來,而且骯髒不堪,或許換個方式發展,可以帶來新機呢?等等。

這樣反复地問、遲疑,直到了我人已隨著巴士身在吉隆坡的富都車站裡,我還在問我自己。

後來,心想,反正不來都來了,既來之,則安之吧!走入富都車站,我不禁感到驚慌失措。這是我認識的富都車站嗎?想先搭個LRT到TBS買晚上回新加坡的巴士,這個城市規劃一點都沒進步,我在裡面轉了很多圈都沒找到告示牌,好不容易找到了詢問櫃檯,結果小姐的臉黑到Orz……解決了晚上車票問題,就以旅客的視角、裝扮在茨廠街走動。下午3時左右,一路上看到很多人拿著攝影機到處拍,有些很明顯是遊客,有些我想是和我一樣,趁著那天為茨廠街拍些什麼,以後可以回憶些什麼。一路走著自己溜達過的路程,一邊隨拍,一邊陷入自己的回憶中。是的,那天是我自覺或不自覺地陷入自己在茨廠街的回憶中。曾經,學記義賣牙刷幫助殘障人士籌募回鄉過年的車費;曾經,在蘇丹街上看過警察掃黃,妓女裸身當街逃跑的情景;曾經,還是窮學生時,每次到了茨廠街都會特意經過海螺民歌餐廳外溜達,希望可以看到一些本地歌手,但當然從沒看過等等。

成長的過程中,吉隆坡地區中茨廠街是我第一個去的地方,也是我長久以來一直很回味、眷戀的地方。哪裡充滿了我對茨廠街的回憶,特別是蘇丹街。在窮學生時代,我的文學滋養都是依靠那邊的盜版書,偶爾良心過意不去就會跑去大將、商務書局呆上老半天看,偶爾會擔心會被店員發現,眼睛總是不敢望向他們。當時候的茶行/茶館也是特多,跟著朋友到相熟的茶行去“騙”茶喝。老闆總是一邊和朋友聊,偶爾一邊傳授一些關於茶/茶具的知識,那也致使我開始對茶有些認識,並產生興趣。就這樣,一些課本上沒教的,一些有的沒的知識,都是在茨廠街溜達的時候慢慢學回來的。回憶隨著一步接著一步地浮現在腦海裡,揮之不去。看到老街的改變與堅守,我開始意識到我這次回來是對的。

正當我猶豫不決是否要走入一條我以前認為很危險的小巷時,一位路過的印度老兄經過,下意識地防範起來時,他卻親切地向我推薦並鼓勵我走入那條漂亮且乾淨小巷,實在讓我感到慚愧。那條小巷彷彿不是茨廠街的一部分,有種錯覺讓我誤以為自己來到了馬六甲/檳島。我卻在那天才發現它,多麼可惜啊!後來走到了樂安茶室,由於看到了“茨廠街社區藝術計劃”一系列創意海報而停駐,此舉卻吸引了樂安酒店的印度同胞特從店內拿著“年十四,燈佑蘇丹街”的宣傳單給我,他誤以為我是韓國遊客,一直強力向我推薦參與晚上的活動,我告訴他我是本地人,他說不可能,後來我告訴他我因為讀書的關係長期不在馬來西亞,他可愛的模樣讓我有點哭笑不得。後來走到了興都廟前,竟然遇到了陳亞才老師,而且還是老師先向我打招呼呢!真過意不去!原來我們倆都被興都廟為凌晨的大寶森節出遊而“洗街”儀式所吸引,他們的“洗街”竟然是出動到消防車!我真的很孤陋寡聞,如果不是因為這次的機緣巧合下見識到,我還真的不了解興都教那麼多。

後來和老師分道揚鑣後,我被MRT公司設立的告示板所吸引。板上的意見有支持,也有反對。但其實我不知道,對大家來說,除了古蹟保存問題外,為何很多人反對興建MRT嗎?其中有一則我看到支持的意見,意思大概地認為那樣可以減少塞車問題。我只是不明白,是不是興建了MRT,吉隆坡的塞車問題就能解決?我想沒那麼簡單吧?!吉隆坡的公共交通規劃不週,而且幾乎各自為政,雖然說有個KL Sentral銜接所有不同公司的快鐵服務,但後期建造的Monorail卻在KL Sentral外,而且除了路途遙遠外,也骯髒不堪,而且危機重重,一點都不利人民。在治安日益敗壞的城市裡,交通系統規劃如此糟糕下,才導致大家寧可不買屋子也要買汽車代步,不是嗎?再來,政府、承包商的誠信出了問題,前後說法不一,做任何決定前也沒諮詢民意,才導致大家危機意識如此高漲。人民也要負責任,我們只是任由我們古蹟在哪兒凋零,我們從未思考過要如何改善古蹟的環境?要如何發展?總要到了快失去時,才懂得意識、後悔。

接近晚上7時,慢慢地往蘇丹街的方向步行,驚覺這個活動吸引的人潮比我想像中多,而且記者也來了很多。如果不是這次的危機,或許我們根本不會意識到蘇丹街可以如此地活起來。藝術家的作畫,為這個城市注入一絲絲的色彩。

~待續~

Advertisements

Author: wei

從新村到島國,感覺就是如此格格不入。 到了島國以後,漸漸地深信文字能救贖,所以也如與水相剋般宿命,斷斷續續地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