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亂·雜·拼

Appreciate the surprise of LIFE.

催淚彈洗禮的428

Leave a comment

兩天了,我的眼淚還是流不止。我最後的兩科考試幾乎是在我的眼淚下讀的,心情值雜亂,考試成績可預知不理想,更有可能因此過不了關。

我和易蕙常會受到曉鵬的話而有所感召,也每次因為他的話而得到力量。或許,我們會常開玩笑,要嘗試過催淚彈才算成長,才算有完整的大學生涯。但我們兩個基本上是俗辣,連要不要帶黃衣攻城也談了很多次,說不怕是假的。

428那天,直到我們得到官方的通知,正式解散的時候,我心頭上的大石才放下。在撤離的當兒,我已經開始覺得不舒服,不是暈眩、中暑的感覺,就突然一股心裡很不舒服,想以最快的速度撤離現場。我開始坐在路邊,順便等待小組的集合。(後來,劭威說他們不懂我在難過,根本不知道我不舒服。)怎料,由於小組隊伍太長,人太多,我們失散了。由於通訊癱瘓,但接到消息的人都已經在慢慢地散著了。在我們走回了Central Market後方不久,就開始發現水砲車的發射,原以為只會是水砲車的發射,做個樣子。畢竟在政治上,不是所有人都認同凈選盟,政府不管怎樣都需要做些事來塞著那些人的嘴巴。後來開始發射氣彈,well,氣彈的味道就像是進了saloon嗅到一堆bahan kimia的味道,我整個人就開始鬆懈下來。水砲和氣彈交接發射,可以看出有些人是被激怒了。正當我看得入神時,催淚彈在毫無預警下發射了過來。中了催淚彈以後,我的眼睛、鼻子迅速地被刺痛,只是眨了一眼的時間,發現孜善不知所終,身邊沒有任何一人,身上的水已經喝完了,當機立斷,唯有用著面巾捂住自己的鼻子和嘴巴走回茨場街,但催淚彈刺痛的不只是嘴巴和鼻子,還有眼睛。走沒幾下,我心裡第一次那麼強烈感覺到自己會就此暈倒、死掉。經過一群警察,他們竟然是幸災樂禍的眼神看向我,絲毫沒有想幫助我的意思。我當下真的很憤怒。

後來,我遇到了一對印裔父女、一個華人和一個馬來人。大家的臉色都很不好受,我正愁著不知該不該向他們要些水舒緩的當兒,那個印裔女生一直問我okay嗎?我趁機要了些水,他們舒緩了繼續往前線沖去,我還是往回程逃命。後來,我想起我忘了向他們說謝謝。沒多久,一個馬來老兄喊了我一聲,叫我去小販攤旁的水龍頭拿水洗洗。小販沒因我們用他的水而要求我們向他購買任何飲料,但我還是用了兩塊錢買了罐飲料,感謝他的無私,也希望以後集會時他也可以持續營業,借機幫助更多的人。

你以為你驅散了人群,但其實你打破了種族間的隔閡。

一步步地走著,我以為靠近Pasar Seni LRT,我可以鬆口氣。才剛拿開面巾,又一股刺鼻的催淚彈味道,我已經退到後面了還可以聞到那味道,我無法想像在前線的其他人是怎麼辦?我兩個朋友不小心走到了前線,親眼看到了那群警察瘋了似地發射催淚彈,成功逃命后卻拼命打給我詢問我的安全,然而我當下憤怒倒了極點,叫他們兩個小朋友快回去,不要再呆下去了。在Pasar Seni LRT前,看到大家很憤怒,是啊,和平集會為何到最後被大量的催淚彈攻擊?好,就算是爲了驅散人群,那麼為何LRT在這個時候不開呢?另一邊廂一直在發射催淚彈,人群到底要怎麼散去?真的是TMD。電話也打不出。

在催淚彈的瀰漫下,第一次覺得自己熟悉的國家變得如此不堪與陌生。

好不容易會了易蕙他們,我也一度以為催淚彈已經停止發射。後來,去到了雪華堂的紫藤暫避沒多久,就傳來各種消息,有些消息指出是有人闖獨立廣場,警方才發射催淚彈云云。姐姐就打來說,他們那邊一直遭受催淚彈的襲擊,逃到了尊孔對面的4D店,LRT沒開,不知要怎麼散去?我心急如焚,我姐姐他們並不熟悉茨場街的路,警方又毫不留情地攻擊到了茨場街。我當下真的很想哭、很想怒吼那群警察。像我姐姐他們做錯了什麽事情?有必要那麼咄咄逼人嗎?他們手裡拿著的是鮮花、布條、海報,甚至是空拳而去,你們個個身上佩戴的是搶,到底是誰比較危險?你們以為催淚彈是玩具嗎?

好不容易用電話教姐姐他們逃出了茨場街一帶,知道他們安然無恙,心頭大石終於放下了。我也累了,身心疲累。催淚彈以後,我的難過才真正的開始。我不斷地壓抑我的難過,我不想其他朋友被我嚇到。428之前的失眠是因為恐懼,催淚彈的洗禮後的428我的失眠是因為悲傷。我一直想理出個頭緒,為何和平的集會會演變成政府發瘋似用催淚彈來襲擊我們?他們沒看到集會里除了有年輕人外,還有老人、小孩和殘障人士嗎?他們眼裡只有反對黨領袖,就沒有那些手無寸鐵的人民了嗎?你不正視人民的訴求就算了,有必要那麼對你的人民嗎?就算真的有人闖獨立廣場,以你們的警力,難道就不能把他們逮捕嗎?最後,你們連媒體也不放過,真的是暴力到了極致。我嘗試用政治學的角度來理解,但很抱歉,我無法用正常的政治學知識來解釋他的所作所為。

我親愛的國家怎麼被那麼恐怖的人治理成那個樣子?我的心在淌血。

428讓我深深地感受到,在那分秒的交錯下,我極度有可能會接到姐姐、朋友受傷、逮捕的消息,還有我那些身為媒體人的朋友們。對這樣的政府極度的失望與疲憊。下一次,我會再上街頭,因為我中過你的催淚彈,我見證了你的暴力。你應該感謝你的催淚彈不止刺傷了人民的眼睛與鼻子,還有人民的心。刺得越傷、越痛,越讓我們的心堅持下去。終有一天,我要堂堂正正地向曉鵬介紹到我的國家去旅行,不用擔心他們在我的國家遭遇任何不愉快的事情。

這一次,想好好地把眼淚流盡,再重新出發。

PS:易蕙說,那麼歷史性的一天,你竟然不打算帶相機拍下。其實我一直期望,我會想拿相機參與集會,多少代表著我很可能拍下任何不愉快的場面。我一直認為,709后,政府再怎麼不喜歡,他們也不會像709那麼笨。後來事實證明我錯了,有些人還是死性不改,反而變本加厲。

Advertisements

Author: wei

從新村到島國,感覺就是如此格格不入。 到了島國以後,漸漸地深信文字能救贖,所以也如與水相剋般宿命,斷斷續續地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