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亂·雜·拼

Appreciate the surprise of LIFE.

零碎的生日記憶

Leave a comment

2011那年,忽然特別渴望回家過生日,簡簡單單地吃媽媽煮的紅雞蛋麵線。忘了因為什麼事全校考試面臨改期,我差點兒被迫放棄回家。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強烈要求小藍要如期考試,寧可被當也不要考試被延後。猶記當時用了『答應阿嫲生日』這個理由,而且態度異常地強烈,看得出小藍多少被我嚇到了。記得離開考場的時候,小藍還很親切地說,祝阿嫲生日快樂哦~我愣了一下,忘了自己借阿嫲『過橋』,差點兒穿幫。=P

後來,紅雞蛋麵線也沒吃到,和老爸鬥了一整晚的嘴,後來鬥爽了,約了老爸老媽吃roti canai『和解』一下,嘻嘻。

xx

2012年,那是大學畢業前的第一份工作面試。沒太大的期望,只是想去試試。面試過程中,感覺很不舒服,也很不對。也因有預感自己無法順利畢業,所以當場就婉拒了這位主管的『賞識』。雖然後來聽劉長長說,主管對我是『念念不忘』、『贊不絕口』,但那一切對我來說都是一種負擔。

雖然在回程的路上,懷疑自己的決定、對未來的茫然,痛哭了一整晚。那一晚,特別渴望一碗熱騰騰的紅雞蛋麵線,可惜沒有。

xxx

1997年,10歲。阿公病逝。

我不知悲傷是什麼,只是對死亡產生很多的疑問、很大的恐懼。

穿上壽衣的阿公,面無血色,我不斷地與小時所看『殭屍道長』的電影連接上,深怕阿公會如電影中變成殭屍,禍害人間。最終並未如我想像中般發生,然而在喪禮期間的流言蜚語,卻意外地停留在我腦海裡,無法揮去。我不知為何他們如此斷定?我也不知那是否就是事實?然而無可否認地,它深深地烙印在我腦海裡。

後來的後來,我對生日,已經沒有像小時的『期待』與『渴望』,甚至會害怕,害怕被記得。不想被記得,最好大家都忘了。只想低調地一個人過。

xxxx

2013年,26歲。

不自覺地喜歡上他,只想那樣默默地喜歡著。沒有期待是否可以開花結果,哪一天放下了那就放下。愛情於我,始終是順其自然。雖然也曾想鼓起勇氣告訴他,然而那始終是我做不到的事。我沒把握可以讓他幸福,也沒辦法像一般的女生把愛情放在前面。既然覺得就算告訴他,也只是枉然,徒增彼此的尷尬,那就默默地把這份情收在心裡。

慢慢地,我會離開他的圈子。

哪一天,我會放下。

是必然,也是自然。

Advertisements

Author: wei

從新村到島國,感覺就是如此格格不入。 到了島國以後,漸漸地深信文字能救贖,所以也如與水相剋般宿命,斷斷續續地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